最近,市场上除了无纺布、熔喷布,“烂布”涤塔夫、春亚纺也成为坯布面料市场的一抹亮点,如190T春亚纺、210T涤塔夫、300T春亚纺等,由于它可用作防护服,目前海外客户,尤其是东南亚、非洲、南美洲等国的客户对此需求较大。但凡下单,数量动辄就是几十万米。对于很多已经取消了好几百万米订单的厂家和贸易商来说,这简直就是喜从天降!

接到了2个集装箱的春亚纺+PE膜订单

这两天,小编的一个跟单朋友所在的公司接到了2个集装箱的春亚纺+PE膜订单,大概是30万米,出口阿根廷。据这位跟单所说:“最近贴膜厂每天都是忙到晚上12点,订单很多,做的都是春亚纺、涤塔夫、无纺布的贴膜。”

不仅是复合厂,据了解,吴江地区大部分染厂的进仓面料也都是以涤塔夫、春亚纺为主,且基本都是做炼白或者增白的。

虽然目前不少贸易商和厂家都接到了春亚纺、涤塔夫的订单,但好转有限,其他产品仍旧表现平平 ,上述这位跟单也透露道:“4月份以来,我们大概半个月才会发一次货,主要也都是东南亚这些疫情相对轻一点的国家,单量都不大,最近主要工作就是盘点库存。好不容易来了这2个集装箱的大订单,可是做完这单,接下去就没订单了。估计五一会放个3天左右。”

另外一家80%都是外贸出口的公司业务员也表示:“今年雪崩了!我们公司现在除了内销的单子做做,外贸基本全都取消了,老板接下去准备让所有人做一休一,这样人虽然是轻松了,但工资也直接砍半。公司是节省开支了,可我们还有家要养,但也没有办法,现在每家纺织公司的情况都差不多,辞职了也不一定能找到下家。我就想着休假的时候出去跑滴滴,补贴一下家用。”

1.3亿米210T涤塔夫超级订单

24日,小编听闻市场上有多家大型贸易商接到了共1.3亿米的210T涤塔夫订单。一时间,市场上的涤塔夫被抢空,更有许多织造厂家将涤塔夫的原料涤丝一抢而空!

210T涤塔夫这么常规的坯布对于库存高企的坯布市场来说,1.3亿米本不是难事。然而近期涤塔夫的销量不断上升,库存已经消化的差不多了。加之该面料是用于生产防护服,并且需要染成浅蓝色,这就需要干净的新鲜坯布才可以达到要求。因此织造厂家需要即时生产新的坯布,这才导致了化纤厂70/63D24F的涤丝原料被一抢而空!

同时,该规格的涤丝价格也被抬高,从5600元/吨上涨至6150元/吨。24日,江浙地区涤纶长丝市场主流大厂平均产销在50%-70%,部分较好工厂产销能达到100%,其中主要受该原料的影响。

据一家江浙大型化纤企业的业务员反映,目前70/63D24F涤丝已经没有现货,全部被抢空,购买该原料需要排队订购,拿坯布更是要排单了!排队订原料的现象也是近几年不曾有的。而210T涤塔夫的坯布价格也是每日水涨船高,24日市场均价0.88元/米,25日已涨至0.92元/米,后期可能更高!这轰动一时的大单瞬间点燃了织造和化纤市场的热情!

涤塔夫稀缺,部分厂家五一假期恐取消

据一位专业生产涤塔夫的织造企业老板透露,目前涤塔夫全系列规格的坯布都没有了库存,原料也需要排队,涤塔夫将开始缺货。这将带动织造市场的织机开机率,原本闲着的机器又将重新开启。目前,据中国绸都网对样本企业的数据监测显示,盛泽地区喷水、喷气织机开机率在6-7成。并且近期在走访调研中,小编还了解到有不少织造企业准备五一放假。但这样的一个大单下达后,部分生产涤塔夫的厂家恐怕要取消五一假期而抓紧生产了。

后期产量跟上,警惕涤塔夫库存过高

这样的江浙纺织市场似乎又回到了2017年“一布难求”的时代,然而这样的时代过后留下的后遗症便是产能过剩。江浙市场生产涤塔夫这类常规品种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加之涤塔夫生产的门槛非常之低,一时间恐将有大量厂家跟风生产。这也是小编对未来的担忧,涤塔夫从“一布难求”到“库存堆积”,或许仅需几月,甚至一月。

疫情过后防护服需求减少,涤塔夫恐供大于求

尽管目前涤塔夫稀缺,且非常受防护用品的欢迎。但据小编了解,医用防护服需要可降解的无纺布生产,而涤塔夫这类化纤布是无法分解的,只能用于公共场所的防护,而非医院。疫情一旦控制住 ,涤塔夫生产的这类防护服的需求可能也会随之减少。供大于求的局面若再次发生,市场又将陷入库存高企的窘境。

目前虽然涤塔夫、春亚纺用于防护服的需求较大,但也仅限于东南亚、印度尼西亚等一些环保要求不是很高的国家,目前大部分贸易商只是提供面料,再由客户找当地的制衣厂制成防护服。

再者,由于涤塔夫、春亚纺这类化纤面料无法降解,而无纺布能够自行降解,因此出口欧美地区的防护服还是以无纺布为主。

而涤塔夫、春亚纺这类面料从19年开始就处于产能过剩的状态,去年年底,我们曾经做个一个调研,大部分生产涤塔夫、春亚纺的厂家表示库存高达上百万米,且一台做春亚纺的机器日产量很高,再加上中西部地区转移过去的机器也是以生产低端的面料为主,因此目前这种情况,贸易商但凡想要,根本不愁拿不到货。这也是厂家大量抛涤塔夫、春亚纺这些面料的原因,他们也是想趁着最近这波需求起来之时,趁机出掉一点货回笼资金。

而对于这两款面料如今的价格,小编走访的时候也听到两种不同的声音,有人说涨了,有人说跌了,小编认为跌的是由于某些厂家在抛货的原因,而说涨的,大概也只是从之前抛货价调整为正常价。一家专做春亚纺、桃皮绒的厂家经理表示:“跟过完年那会比起来,肯定是跌的,之前原料跌得那么狠,加上需求不好,面料跌了将近5毛,而这个星期,春亚纺的某些规格的确是回了一点,但也抵不上之前跌的,总体来说还是跌的。”

口罩产量已提升,转产企业无竞争优势

江浙纺织市场的主力是化纤面料,而用化纤面料生产防护服尚存在质疑,何况生产原本不擅长的熔喷布、无纺布呢?机器、原料、工艺、特性等等方面,都将是一个一个难关,需要克服。还需要各种证书、认证手续,尤其近期国家对于防疫用品出口要求提升、难度加大。在这么多难关面前,不可能所有人都能顺利通过。

转产企业老板自述

一位20年的外贸服装的老板无奈地说道:“没有外贸单,准备转行生产口罩,已经投进去180多万了,昨天去趟药店,一进屋就傻了,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的错误。今天口罩1.2元/个,我前天去药店,还是1.8元/个,两天就降了0.6元,我想用不了多久,就该回到3块钱一包。我本来做口罩就不专业,原材料采购渠道也不熟悉,估计等我投产了,成本肯定高,也赚不了钱,但是准备工作都差不多了,真是骑虎难下了。”

医用物品价格回落,出口严控

除了有一部分纺织企业转产口罩、防护服以外,也有一部分布老板做起了倒卖额温枪、呼吸机等医疗物品。疫情初期,额温枪供不应求,甚至出现了很多“倒爷”囤货炒货。但随着市场供应的饱和,现在的额温枪价格相比3月初已经有所回落,不少囤货的“倒爷”也开始为甩货发愁。

有布老板表示:“在疫情初期看到额温枪紧缺,便从其他“倒爷”手里囤货,等待涨价,没想到现在只能降价赔钱出手。我当时是每把265元拿的货,现在还卖不掉的话会赔更多。”如果不熟悉海外对于医用物品的进口规则,几乎不可能实现出口。即使办理了出口,也会被对方国家海关扣留,到时候可能会血本无归。

编后语

这一周由于原油暴跌导致聚酯、涤丝市场也双双回落,市场气氛骤然下降。疫情导致国内外终端需求疲软持续,目前面料市场也仅有防护服面料好卖一点,其他产品的走货依旧是少之又少。纺织人们除了等待也别无他法。“现在只求有点散单做做,能把外面的货款要回来,不亏就是赢了。能多撑一天是一天。”想必这是众多纺织人的心声了。

因此在这里,小编提醒纺织老板们,在看到商机的同时仍要保持一颗理智的心,切勿盲目跟风生产!

来源:中国绸都网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