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7164107.jpg

2020年上半年最疯狂的是什么?熔喷布和石油。一个涨破天际,一个跌穿地心。陪着这两样产品坐上过山车的不只是石油化工企业、无纺布企业、口罩生产企业,还有金融机构、投资者和股民。下一个急转弯何时到来?面对这一系列“活久见”事件,即便是最有经验的大咖也很难判断。

在A股市场,口罩概念受到原材料大幅涨价的影响,继2月成为风口后,4月上旬再回市场热点风口。

在消费领域,国内市场口罩供应基本得到保障,国际市场缺口依然存在。有跨境电商平台统计,口罩等相关产品4月初的交易额是3月初的数十倍,已经快速成长为平台主要品类之一。

在生产领域,最近一个月全国口罩产能增长2倍左右。车企中的比亚迪、上汽通用五菱、陕汽等,纺织服装企业中的三枪内衣、红豆、水星家纺等……越来越多的企业转产口罩。口罩产能的激增带火了一向寂寂无闻的熔喷布和聚丙烯市场。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带来了危机,也带来了转机。只要口罩缺口存在,市场就难以平静。

疯狂的价格背后是疯狂的市场

国内疫情得到较好控制后,推进复工复产又带动了口罩需求。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数据显示,我国法人单位和个体经营户合计就业人口高达5.33亿人,按每人每天一只口罩计算,至少每天需要5.33亿只口罩。

与此同时,国际疫情持续升级导致各国口罩需求激增。意大利部分药局的口罩厂商已无库存,100枚口罩售价高达100欧元;德国药店口罩10日内涨价24倍,约售60欧元/盒;韩国新冠肺炎疫情严重的大邱市和庆尚北道1人限购口罩30个;日本逐步恢复从我国市场进口口罩……截至3月底,共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向我国提出相关物资需求,涉及防护服、口罩、护目镜、测温仪等。率先控制住疫情的我国成为全球抗疫急需医疗物资的主要供应地之一。

我国是口罩生产第一大国, 2019年我国口罩的总产量超过50亿只,占全球产能规模55%以上,其中70%用于出口。疫情前我国各类口罩每天平均产量是2200万只左右,其中医用外科口罩产能为220万只/天,医用KN95口罩产能约为60万只/天,其它是用于面广量大的民用防护、工业防尘等口罩。疫情发生后,从国外进口了5600万只口罩,基本买空了全球的口罩。随后国内各行业纷纷入局,3000多家企业转型生产口罩,国内迅速加大产能,日产能早已破亿。目前中国生产了全球80%的口罩。

20200427164126.jpg

对比目前的日产能,缺口巨大的口罩拥有可观的利润空间。按规定,医用口罩至少包含3层无纺布。外层和内层采用符合医卫标准的无纺布。中间的防护层就是熔喷布,由聚丙烯改性的熔喷料制成,是过滤防护的关键,通常被称为口罩的“心脏”,具有过滤性、阻隔性、保温性和吸附性。激增的市场需求导致熔喷布供不应求,卡住了口罩产能急速扩大的脖子。

在口罩生产链上,从聚丙烯、熔喷料、熔喷布到口罩,上游化工原料聚丙烯和熔喷料国内产能均处于平稳状态。2019年国内熔喷非织造产量约90万吨,其中用于空气、水、油过滤为65万吨,35万吨用于制造各类口罩,总体熔喷生产规模较小,产能较低。

20200427164141.jpg

然而疫情暴发后的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熔喷布从昔日的1.6万元/吨被炒到69万元/吨,翻了40倍。熔喷布价格暴涨的原因主要是熔喷布供需严重失衡,下游企业和个人主动竞价采购,外加部分经销商助推等因素叠加,造成单价一路飙升。即便如此,多数熔喷布厂家均没有现货,下单排期都要在几个月后。

为保障中游熔喷布价格稳定和下游口罩产品供应,中石化按照国资委要求全面介入熔喷料、熔喷布和口罩生产,打通口罩生产全产业链。作为国内最大的医卫原料供应商,中国石化两次扩建,迅速建设16条熔喷布生产线,其中燕山石化4条、仪征化纤12条。预计5月底,中石化16条熔喷布生产线全部投产后,加上控股企业的5吨/日产能,将形成万吨熔喷布年产能。

需求井喷,正规供应短时间内还跟不上。截至4月5日,我国一次性医用防护服日产能达到150万件以上,医用N95口罩日产能超过340万只。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会长李陵申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曾表示:“预计到3月底、4月初,我国每天可以生产200吨熔喷非织造材料,可以生产2亿~2.5亿个口罩,达到‘紧平衡’。”

靠谱的产品来自于靠谱的原料

大量的口罩、熔喷布生产线上马,也令此前供应充足的高熔指聚丙烯价格水涨船高。据了解,高熔指聚丙烯价格一度在两周之间从每吨9000元涨到4万元左右,甚至一天几个报价,上下午的价格就可能相差万元。不仅仅是价格,特定的销售渠限制了不少企业入局,主要生产企业都是点对点销售,即对特定的下游生产企业销售。

受利益驱使,一些中小企业使用不规范的低熔指聚丙烯生产熔喷布,在对原料、设备、生产工艺等缺乏了解的基础上贸然赶产。还有很多小作坊的生产机器都是用其他设备改造而成的,根本无法使用熔指1500的熔喷布专用原料。生产出的是未经驻极处理、过滤效率仅有百分之四五十的“熔喷布”,与符合标准的熔喷布过滤效率差别巨大。这些不合格产流入市场,直接影响了口罩产品的质量。

为了整顿口罩市场,海关在10天内连出两记重拳。4月1日起,出口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呼吸机、红外体温计的企业向海关报关时,须提供书面或电子声明,承诺出口产品已取得我国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符合进口国(地区)的质量标准要求。4月10日起,口罩等指定的防疫物品必须通过法检才能出口。

海关检验医疗物资的标准和依据是什么?口罩根据用途不同涉及微生物学指标、过滤效率、呼吸阻力和呼吸阀气密性。医用口罩、KN95口罩之所以能够阻挡细菌、防飞沫,就是因为中间一层熔喷布熔指更高,并且合格的熔喷布也做了静电驻极处理。熔喷布专用料的熔指是1500g/10min。熔喷布专用原料是一个很小众的市场,只有少数厂商在做。在下游熔喷布企业增多的同时,上游聚丙烯生产企业也在加紧生产。

20200427164153.jpg

4月23日,宝丰能源开建7条熔喷布原料产线,预计5月下旬投产,日产能达80吨。宝丰能源将在宁夏厂区内建设熔喷专用料生产线,实现产业链的进一步延伸。该产线原料来自于自产的高熔指纤维聚丙烯产品。公司在煤化工领域中的一体化生产布局,将实现从煤炭原料到聚丙烯再到熔喷专用料生产的无缝衔接,有力保障熔喷专用料的高效生产和稳定供给。

宝丰能源总裁刘元管介绍说,作为高端煤基新材料领军企业,公司已经建成了集“煤、焦、气、甲醇、烯烃、聚乙烯、聚丙烯、精细化工”为一体化的多联产的现代化工产业集群。公司始终坚持做精、做细聚烯烃产业,根据市场需求和未来发展有效延伸产业链。此次建设熔喷专用料产线,一方面结合自身的产业和技术优势快速、稳定供给市场急需的关键产品;另一方面,也将优化公司的产品结构,提升公司的综合竞争力。

不仅是宝丰能源,道恩股份、南京聚隆、国恩股份等正规军也先后扩产;上海赛科、中国神华、中煤化等多家公司相继发布声明,对其产销的纤维料牌号的用途做了说明,并对其提及产品被用于特殊领域不做保证、不承担责任,号召广大客户正确使用产品;“两桶油”发布通知,高熔指纤维暂时取消中间贸易开单环节,由销售分公司直接对接终端客户,而且设置最高销售限价11500元/吨,不准领涨市场……面对口罩这个“2020第一风口”,上游企业原料限价清渠道,海关加强口罩出口监管;“中国非织造布产业名城”仙桃市对生产假冒伪劣、三无产品、没有生产质量保证的非织造小公司和小作坊进行了取缔,陆续关停了当地所有的民用口罩生产商;扬中市整顿熔喷布生产企业……疫情爆发两个月有余,占全球口罩过半产能的我国口罩产业链上下游、各相关方联手打出了“保品质组合拳”,推动理性市场和靠谱产品为全球抗疫保驾护航,再一次体现了大国担当。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